<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愛情神話》口碑破圈,馬伊琍:愛情不是神話丨封面會客廳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2-01-12 20:24 162707

    封面新聞記者 曾潔

    你是否還愿意相信愛情?徐崢攜手新人導演邵藝輝,用一部《愛情神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三個不同性格的獨立女人戲劇般相遇,從開始的針鋒相對到最終成為相互欣賞的好友,她們把生活變成舞臺。

    繼《我的前半生》之后,馬伊琍、吳越兩位演員在《愛情神話》中“狹路相逢”,再演情敵。只不過這一次兩人的角色發生對調,吳越飾演的“舊愛”與馬伊琍飾演的“新歡”初次見面火藥不斷,看點十足,這部電影也被一些影迷戲稱為“我的后半生”。

    這部用上海方言拍攝的電影幕后有何趣事?近日,馬伊琍接受封面新聞記者專訪,分享了對角色、對愛情的感悟。采訪過程中,“馬司令”和片中飾演的李小姐一樣妙語連珠,金句不斷,比如,她不太贊成女性放棄職場,因為“目前這個世界上,不管在任何一個國家,承認家庭主婦的寶貴地位還是有點難的。所以我還是希望各位女性觀眾慎重放棄自己在職場的地位”。

    一部切入點特別的電影

    馬伊琍與《愛情神話》結緣于2020年7月,當時她是西寧First電影節創投會的終審評委,90后導演邵藝輝穿著黑色衣服、光腳蹦上臺做PPT導演闡述。很少有人將注意力放到一個男性離異后的情感訴求之上,于是,她一下就喜歡上這個切入點特別、故事有意思的劇本。

    在她的印象中,邵藝輝是一個對兩性關系非常通透的女孩子,是一個開放度包容度非常高、而且很聰明的女導演,一點都不像第一次執導電影。

    于是,2021年4月電影開機,馬伊琍成了李小姐。她唯一問過導演的問題竟然是“你一個這么年輕的90后,為何想要寫成年男性的情感困惑?”

    愛看話劇、愛追求生活品質、愛工作、愛女兒,馬伊琍飾演的李小姐讓許多女性觀眾產生共鳴。在馬伊琍看來,李小姐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上海女性。她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非常有規則感,非常理智。但是李小姐也有自我的局限,她內心自視甚高,有點前怕狼后怕虎,其實是走下坡路時對命運的一種低頭,與以往的角色相比,“她是一個比較面對現實的女人”。

    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上海人,馬伊琍的身邊不乏個性十足的“李小姐”。為了塑造這樣一個典型的上海女性,她打開衣柜,拿出了許多平常從來不會去穿的衣服,從妝容上讓這個形象更加立體鮮活。

    一個包容性很強的男人

    《愛情神話》中展現出來的通俗情感問題下的性別對調,在觀影過程中時常傳來陣陣笑聲。成年人面對愛情與生活問題的豁達,女性對刻板印象的幽默消解獲得了新世代觀眾的高度認可。編劇、導演邵藝輝坦言:“這是一個性別錯位的視角,將李小姐、蓓蓓、格洛瑞亞放到了更男性的身份中去,老白和老烏反而更偏向女性處境,一旦性別進行置換之后再去觀察這樣的戲劇沖突,就會變得非常有趣?!?/p>

    片中徐崢飾演的老白體貼、細膩,廚藝尚可,而且對小朋友很有耐心,是適合過日子的另一半。在馬伊琍看來,老白是個“包容性很強的男人”,徐崢的個性之中有很多特點與老白非常相似,“符合心目中對老白的期待”。

    馬伊琍覺得,李小姐心目中的理想愛情帶有一些現實的附加值,她想要有良好的物質基礎,讓自己不被瞧不起,哪怕離婚之后不得不搬回去與母親同住,也要在逼仄的空間中把自己打扮得光鮮靚麗,也要穿著價格高昂的高跟鞋外出約會。

    盡管在現實的眼光看來,帶著女兒的李小姐和老白重組家庭“挺合適的”,但馬伊琍在揣摩角色心態的時候發現,兩個人其實有本質上的區別,李小姐很堅持,老白很圓潤,兩人之間若即若離的感情無法用語言去表達,“李小姐應該重新做選擇”。

    一種有意思的前妻心態

    電影中有一場圓桌戲,彰顯了人們的婚戀觀,金句頻出,火花四射。老白燒了一桌好菜,原本想與李小姐小酌,沒想到先后遇到了哭訴老公被綁架的格洛瑞亞和來勢洶洶的前妻蓓蓓,三個女人從菜里品鑒出不同滋味:李小姐嗔怨,說好私房菜變成大鍋飯;蓓蓓也不甘示弱,剩飯也有野貓搶;格洛瑞亞倒是豁達,做野貓吃完了揩揩嘴巴走了蠻好。

    蓓蓓沒想到離了婚的老白倒是搶手起來,忍不住炫耀老白的體貼入微,讓餐桌變得火藥味十足。馬伊琍和吳越繼《我的前半生》之后再次合作,也引發眾多影迷的期待。其實,馬伊琍一直很喜歡吳越這位大師姐,喜歡她身上非常獨特的干干凈凈的氣質。在她看來,片中吳越飾演的蓓蓓對老白有一種很有意思的心態,“我不要你了,別人也不能得到”,這是眾多前妻的一個心理狀態,但是,蓓蓓把愛情跟親情混為一談,才會表現出拿不起又放不下的糾結。

    三位女性第一次在餐桌上相遇,每個人衣服的顏色、款式都是性格特征的外部表現,例如,李小姐是冷色調偏多、格洛瑞亞偏暖色調,當她們成為朋友的時候,衣服的顏色也會彼此相融,象征著對彼此觀點的認同。

    為何從最初的針鋒相對,演變為后來的把酒言歡,三位女性最后竟然又一次坐在一起聽老烏講愛情神話,甚至在老烏去世之后一起看電影悼念?馬伊琍笑言這種關系的轉變:“當她們都不在意這個男人的時候,三個人之間就可以沒有一點矛盾了?!?/p>

    滿嘴跑火車的老烏,一直吹噓和意大利國寶級女演員之間的“羅馬假日”,這段愛情究竟是神話還是笑話,引發網友大討論。馬伊琍寧愿去相信這是一段如夢如斯的愛情神話。采訪的最后,她向記者分享了自己的愛情觀:“愛情中,當然有沒有愛最重要。愛情是一件很美好的東西,它不是可遇不可求的。愛情會有的,會給人帶來很多美好的生活,會燃起很多美好的希望。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憧憬愛情,愛情它不是一個神話?!?/p>

    封面對話

    封面新聞:你覺得老烏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馬伊琍:老烏是一個自我感覺極好的上海萬事通,他有非??蓯鄣囊稽c,就是他保護著那一個愛情神話,這應該源于老烏對情感的執著和潔癖。

    封面新聞:你覺得老白和老烏算不算情感上的失敗者?

    馬伊琍:討論情感或是討論生活,千萬不要去定義失敗者還是成功者,沒有人是成功的,也沒有人是失敗的,你都是在經歷。

    封面新聞:《愛情神話》在置景上面特別的用心,有沒有哪個場景讓你印象特別深刻?

    馬伊琍:我還挺喜歡李小姐家大門的門洞和樓梯的感覺,從門洞看上去會以為里面肯定特別好,但走進去卻是閉塞的走道,沒有燈罩的日光燈,這就是我心目當中李小姐住的地方,一種螺絲殼里做道場的感覺,不管生活在如何窘迫的空間,但是外表依然光鮮亮麗,給人一種彼此尊重的感覺。

    封面新聞:大家在用上海話對詞的時候,有沒有發生過說著說著突然變成普通話?

    馬伊琍:其實,我們特意把一些詞用普通話來表達,因為我們拍的是一個當下的上海。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們都是普通話跟上海話夾雜著來講。因為有一些新興的語言用上海話沒法表達,我們就會用普通話講,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組合。

    封面新聞:您期待《愛情神話》上映之后,與觀眾產生怎樣的共鳴?

    馬伊琍:可能跟片中人物相同年齡段的人會有情感共鳴吧。與年輕的偶像甜寵(劇情)相比,我一直覺得成年人之間的戀愛其實很好磕,就是因為它承載了太多的附加條件,所以你需要考慮得更多。但最有意思的是,不管在哪個年齡段,人對愛都是有需求的,愛情都是一件非常美好的東西。

    封面新聞:人生中有沒有很具體的哪一刻,就是我可以很放松,不再執著于某件事情?

    馬伊琍:對我目前來說不能。我依然會非常執著于我的工作, 如果我不執著,就沒有努力的動力,人不可以這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13

    • 仙女下凡 2022-01-28

      不相信愛情

    • 中天鎮寶蓋寺村駐村隊員宋道志 2022-01-15

      徐崢攜手新人導演邵藝輝,用一部《愛情神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 張雄英 2022-01-15

      愛情不是神話!

    查看更多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