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新青年上封面丨讓交響樂“玩”起來 90后指揮柴昊夫:指揮不能只揮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2-02-15 15:24 93881

    在臺上演奏

    封面新聞記者 徐語楊

    翻開四川愛樂樂團首席指揮家柴昊夫的朋友圈,簽名里赫然寫道:指揮不能只揮。幽默、逗趣,卻又發人深省。這不拘一格的格言似乎也與柴昊夫在臺上的演出相映成趣。如果“過于高雅而沉悶”是橫亙在世人與交響音樂間的壁壘,柴昊夫則應該是一個“破壁人”。

    1992年出生,14歲開始學習指揮,19歲正式執棒,29歲就被聘為四川愛樂樂團首席指揮,這在交響音樂界屬于稀罕事。不管樂界還是媒體,總有人以“天才”譽之。但柴昊夫并不以“天才”自居,他總結要當指揮家的三個特征:天賦、熱愛以及謙遜。在接受封面新聞專訪的過程中,他的談話也充分展示了這三點。

    一份音樂的“甜品”

    讓交響樂“玩”起來

    2021年年末,柴昊夫帶領四川愛樂樂團演出了一場《一起走過2021》音樂會。當身著黑色斗篷、手持“光劍”的柴昊夫出現在臺上時,觀眾席驚呆了,“我是不是走錯到了話劇演出?”沒有看錯,印象中應該身著燕尾服、手持指揮棒,優雅上臺的指揮似乎“走錯了片場”。正在演出的是《星球大戰》中的經典音樂,柴昊夫將“光劍”當做指揮棒,揮舞、互動,音樂廳的燈光伴隨節奏忽明忽暗,臺下的觀眾宛如身臨其境,緊張刺激感似乎并不亞于觀看電影的體驗。

    在音樂會《星球大戰》曲目中大玩“光劍”

    有“被迫”陪朋友前去聽音樂會的觀眾在結束后感嘆道,“我以為交響音樂會,聽著聽著我肯定要睡著?!苯Y果卻大相徑庭,越聽還越發“來勁”了。

    誠然,這和絕大多數人印象中的交響音樂會都不太一樣。這也是大部分觀眾、樂手、甚至指揮同行對柴昊夫的印象:一個風趣幽默又有點調皮的青年指揮家。

    柴昊夫不僅要給觀眾驚喜,甚至也常常想給自己的樂團成員們“搞”點驚喜,“我其實很多時候都不想告訴他們我有哪些設計,那種臨時的發揮肯定非常有趣?!辈耜环蛐χf,“但萬一他們真的懵了呢?對于正式音樂會來說,還是有點冒險?!彼砸仓皇窍胂?。

    指揮深圳交響樂團的六一兒童節專場時,一段“搞怪”的視頻也在圈內被頻頻轉發:不管柴昊夫如何揮棒,樂手們始終無動于衷。這時,一位小女孩拿著指揮棒將他推出臺外,樂團瞬間奏響了音樂。柴昊夫自嘲道:我失業了。

    在音樂會中與演奏員互動的柴昊夫

    柴昊夫有時將不同的道具搬上舞臺,有時直接大玩COSPLAY,有時通過和樂團互動逗樂觀眾……這些音樂會“彩蛋”,是柴昊夫準備給觀眾的一份專屬“甜品”,但他也從未忘記給觀眾端來“正餐”。

    高雅、有禮、嚴肅和專業,對柴昊夫來說,這依然是音樂會的主流,尤其是執棒四川愛樂樂團,這個馬上迎來50周年的老牌交響樂團,為觀眾帶來專業的交響音樂會是他的主要職責?!拔覀兠磕甓加幸魳芳?,其主要內容依然是國內外經典作品?!辈耜环蛘f,針對不同的音樂會處理的方式是不同的,對于音樂季中的音樂會,要考慮更多的專業性和儀式感,不管是曲目的選擇還是表現方式。

    “但是有一些節日音樂會,我們更需要的是節日的氛圍感,是觀眾的參與感。所以我一定不能干巴巴地站在臺上,這個時候就需要‘彩蛋’?!辈耜环蛐χf道。

    “行走江湖比較早”

    1992年,柴昊夫出生于一個內蒙古音樂之家,父親是內蒙古藝術劇院交響樂團團長,演奏單簧管,母親是大提琴演奏家,同時也是一位老師。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柴昊夫似乎生來就應該學習音樂。

    就連“柴昊夫”這個名字,也有點撞車俄羅斯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但他卻解釋,父母最開始取名時,并未想到這一層,僅僅是以“昊”、“夫”兩字,期盼他做一個心胸寬廣的大丈夫。而當一些朋友提到名字和柴可夫斯基相像時,他都將此歸結于美好的巧合。

    2歲半的柴昊夫拿著指揮棒

    柴昊夫從小學習鋼琴,在最開始的路徑規劃里,父母是希望他走鋼琴演奏家的路子。但當父親帶著小柴昊夫去樂團觀摩時,吸引他的卻不是一旁的鋼琴,而是舞臺正中央那個高大的背影?!拔铱床欢谧鍪裁?,但我覺得所有人都聽他的,這個人肯定是最厲害的?!痹诓耜环蛴仔〉膬刃睦?,一種對指揮家的敬畏之感油然而生,伴隨至今。

    因為音樂家庭的熏陶以及自身的天賦,2008年,16歲的柴昊夫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央音樂學院附屬中學指揮專業,而后又進入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師從陳琳教授。

    14歲開始學習指揮,這在國內外都算是比較小的年紀。尤其在國外,交響樂指揮大多是將一件樂器演奏到極致后的轉型,指揮家往往都是三四十歲的年紀。每當年輕的柴昊夫去國外比賽或者交流,都讓當地樂團大吃一驚。

    即便在國內,能在樂團擔任首席的90后指揮也屈指可數。2021年,四川愛樂樂團簽約柴昊夫時就曾在圈內引起一時轟動,朋友們發來打趣和玩笑,柴昊夫一律回應:低調,只是“行走江湖比較早”。

    年輕,是柴昊夫極大的優勢,也給他帶來了不少壓力。優秀的樂團總有不少優秀的前輩級演奏員,有些甚至是“長輩級”。對于年輕的柴昊夫而言,和年長一些的演奏員溝通,是他的其中一個難題。

    “尤其是前幾年,樂團的演奏員幾乎沒有比我小的?!辈耜环蚪忉尩?,臺上無大小,指揮需要對整場音樂會進行全面的排兵布陣,這是職責所在,“當然,因為他們都是前輩,我都是盡量選擇非常禮貌的交流方式?!?/p>

    一路“救場”來到四川

    19歲時,剛剛考上音樂學院的柴昊夫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場個人指揮。彼時,內蒙古呼倫貝爾五彩少年合唱團有一場音樂會,邀請的是內蒙古藝術劇院交響樂團演出。柴昊夫從小便在團里長大,和演奏員們都十分熟悉。當時,他被安排負責前期的樂團排練,擔任助理指揮,等正式開演當天,再由專門的樂團指揮揮棒。

    指揮柴昊夫

    但臨近演出時,意外卻發生了。原本定好的指揮臨時有事無法演出,柴昊夫只能上臺“救場”。所幸的是,他和樂團的磨合度已經非常高,也很熟悉,所以絲毫不怯場,十分順利就完成了人生中的首場正式演出。

    但這“救場”似乎就纏上了柴昊夫,一路從內蒙古“救”到了四川。

    2019年,已經在業界嶄露頭角的柴昊夫收到四川愛樂樂團的緊急邀請,“昊夫,我們下周有場音樂會,很著急,看您是否有時間?!北藭r,柴昊夫從未指揮過四川的樂團,他甚至沒有來過四川。

    翻了一下日程,非常滿。但是他的內心里卻對四川非常向往,尤其是一名指揮家面對一個嶄新的樂團邀請時,那種雀躍是按捺不住的。于是那年6月,柴昊夫修改了原本的行程,前往成都,與四川愛樂樂團進行了首次合作,大獲成功。

    沒曾想到了12月份,四川愛樂樂團再次發來邀約,“昊夫,下周原定的意大利指揮家因為意外,剛剛做了手術,無法搭乘飛機,您有沒有時間?”因為第一次合作的成功,柴昊夫再次欣然前往,“雖然還是為了‘救場’?!?/p>

    但不得不說的是,兩次“救場”演出讓雙方幾乎是一拍而合。四川愛樂樂團專業的演奏水準令柴昊夫如獲至寶,而柴昊夫的指揮能力也得到樂團成員的一致好評和贊賞。2019年11月,柴昊夫帶領內蒙古藝術劇院交響樂團前往成都參加西部交響音樂周。讓他感動的是,當時還僅僅只合作過一次的四川愛樂樂團的很多演奏員,都專程去聽他的演出,給他“扎起”。

    “我覺得特別溫暖,尤其是四川愛樂已經是有50年的老樂團了,我作為年輕指揮,樂手們卻對我非常配合和支持,這是專業的表現,我很感動?!辈耜环蛱岬?。

    此后,柴昊夫便經常以客座指揮的方式出現在四川,直到2021年4月正式被聘為首席指揮。

    指揮不能只揮,這句幽默之語卻潛藏著智慧。對柴昊夫而言,指揮誠然是樂團的靈魂,但它更意味著一份責任,對臺上所有演奏員的責任。

    柴昊夫進行樂團排練

    “這個職業固然是有光環,但這個光環也讓我們的擔子愈發重了?!辈耜环蛘f道。

    封面新聞:為什么有的指揮要用指揮棒,有的不用?

    柴昊夫:我們從小學的是要用指揮棒,因為指揮棒其實相當于是你的一件樂器。但這也有指揮家們的習慣問題,主要還是看個人。比如我的老師陳琳教授不太用指揮棒,我受她影響,也用得較少。還有就是和曲目有關。一些拍子較慢的樂章,能表現一種美感的時候,可能用手指揮更好控制,更好表現音樂。

    封面新聞:指揮專業如何學習?

    柴昊夫:指揮專業和其他音樂專業學習的課程類似,但是各科對指揮的要求更高一點。因為作為指揮來講,耳朵非常重要,你在排練的時候,所有的問題有90%以上都需要耳朵來判斷,所以我們對視唱練耳的要求更高。

    早期打基礎的時候其實需要的東西很簡單,只有三樣:指揮棒、譜子、鏡子,照著鏡子練習,不能放伴奏曲。因為指揮需要的是你去指揮音樂,不能讓音樂反過來指揮你,所以我們一般不能放伴奏曲來練習。

    封面新聞:指揮音樂會這些年,有在臺上發生過“意外”嗎?怎么處理的?

    柴昊夫:常有的事。比如說有一次我們演奏一個音樂家的獨奏會,他在臺上唱錯了,導致后面的音樂和他唱的都對不上。這種時候指揮就非常重要,需要我們馬上調整指揮的節奏,和演唱者重新融合在一起。所以對音樂會來說,認真看指揮是非常重要的。

    封面新聞:你在指揮上有哪些個人習慣?

    柴昊夫:我習慣背譜。這樣能把交響曲呈現得更完整,一般難一點的譜子,我可能提前兩個月就要準備。這是我對自己的一個要求,也是我老師陳琳對我的期望,她說你趁年輕的時候能多背就多背一點,歲數大了事多了,可能記憶力下降,也沒有精力背了。

    封面新聞:你認為中國交響樂目前的發展如何?

    柴昊夫:可以說,我們在演奏技巧上已經是非常好的水準了,國內一些高質量的樂團,是完全能達到國際一流水平的。但目前可能在一些交響文化底蘊、以及觀眾習慣的養成上,我們還有一定欠缺。

    (圖片均由采訪對象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1

    • 李玉泉 2022-02-16

      九零后的天下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