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夢想的模樣③ | 三星堆考古人:期待永不落空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2-05-25 10:00 112475


    封面新聞記者 杜江茜  戴竺芯  攝影攝像  李佳雨  梁家旗  實習生 滿奕廷

    黎海超先生總想回到3000多年前。

    當他不再是四川大學考古隊在三星堆發掘現場的帶隊老師,所置身的考古大棚消失,滄海桑田,消弭復原,身處燦爛的古蜀國,他或許是正在主持儀式的大祭司,風從曠野呼嘯而來,那些長久以來令他興奮又沮喪的疑問,終于有了答案。

    “我們這里的人,誰又沒想過回到3000多年前呢?”27歲的許丹陽也想回到古蜀國,這位新一輪發掘中的4號坑“坑長”,是個笑起來有兩個深深酒窩的男生。在之前的無數個夜晚,他都要懸在祭祀坑的桁車上清理象牙,那些縱橫交錯的象牙“像面條,又像融化的雪糕”。他曾長久凝視過被自己親手發掘出的銅扭頭跪坐人像,國字臉、顴骨突出、劍眉、杏仁眼,“這是否是千年前的古蜀人?!?/p>

    ——這就是三星堆,好奇心再重,都能裝得下的三星堆。

    從2020年9月6日啟動新一輪發掘至今,三星堆新的6個祭祀坑已經出土編號文物11000余件,其中,近完整器超過3000件。當銅器、金器、玉器、石器、陶器、象牙等器物穿越而至,在眼前縱橫交錯時,整個商王朝時期遠在西南古蜀的物質和精神世界,神秘璀璨,等待解密。

    這個5月,四川廣漢鴨子河南畔,三星堆考古大棚內,一片寧靜。幾百米外的三星堆博物館新館已破土動工,三號坑出土的青銅神獸首次與觀眾見面后又上熱搜。黎海超、許丹陽和伙伴們更享受在坑內一待一整天,泥土和器物就在眼前,誰也無法打擾。

    這才是考古人的日常,外界的熱鬧或安靜,都影響不到他們。如同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在北京大學畢業典禮上的發言,“我們考古人從來不相信運氣,考古人只相信天道酬勤,只相信地道酬勤?!?/p>

    可以肯定的是,從這里,正延展出無限可能。

    三星堆遺址考古現場

    1

    到四川,讓人欣喜

    咋一眼看上去,黎海超先生是位嚴肅的學者。

    他是內蒙古人,身材高大,不茍言笑,即使在塵土飛揚的考古現場,襯衣也永遠干凈熨帖。作為四川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最年輕的教授,他幾乎是沿著一條最純粹和理想主義的道路抵達的三星堆。

    “好像之前人生的所有選擇,都是為了成全這一刻?!?/strong>黎海超細數,少年時,他進入武漢大學歷史基地班,在大二選專業時一頭扎進考古,讀至博士。學生時代,他研究商周歷史,參與的考古項目從河南到云南到斯里蘭卡。27歲被聘任至四川大學,此前,他從未到過四川,但偏偏抵達四川后不久,四川就正式印發《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實施方案》,制定了“2025年建立起較為完善的古蜀文明保護傳承體系”等發展目標。在此背景下,三星堆對祭祀區重啟勘探,一舉新發現6座祭祀坑。

    于是,“夢幻”,成為他對于自己和三星堆相遇的概括。

    此次重新發掘中,黎海超是5號、6號、7號坑的“坑長”,他會用家長的口吻評價自己的幾個“坑”,“5號坑雖然最小,但是從一開始就持續在刷新我們的認知,里面器物的細碎程度,組合的復雜關系,幾乎是所有坑里最復雜的?!边€有6號、7號坑,“6號坑以打破的關系出現在7號坑的西北角,兩個坑形成時間有先后,坑上有坑,發掘難度很大?!?/p>

    幾個坑沒一個“省心”,但每一個都讓他欣喜。

    在5號坑,他們發掘到一小塊隱藏在土中的金箔片,毫不起眼。越清理越大,感覺應該是一件大東西,接著,露出了一個類似耳朵的輪廓,“我們恍然大悟,是個金面具!”漸漸地,當泥土一點點撥開,再一點點展開,半張黃金面具,驚艷世人,“這是整個重新發掘以來第一件重要的文物?!?/p>

    “那個時候那種興奮真的沒法用語言形容?!崩韬3信e著, 挖6號坑的故人是否知道下面7號坑的存在,那個擺放規整的木箱,碳化得厲害,箱子里有絲綢,文字是不是已經呼之欲出了?

    每個細節的解密都匯聚了最專業的人才,這一輪的三星堆發掘早已變成一場多學科交叉研究的接力。在同時展開考古發掘和文物保護的新探索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了以中國社科院、北京大學、四川大學為代表的國內39家科研機構、大學院校共同參與。

    黎海超長久凝視著眼前的祭祀坑,他清楚,“現在的挖掘只是冰山一角,需要一代代考古人延續,會有更多驚喜,待續未完?!?/strong>

    工作中的黎海超

    文保專家對青銅大面具進行清理檢測(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2

    越純粹,越開心

    事實上,對于整個中國考古界而言,三星堆的新一輪發掘,從最初就承載著代表21世紀中國考古最高水平的期待。

    “這里匯集了中國考古幾代人?!?許丹陽是以全市第二的高考成績進入北京大學考古專業。在三星堆考古大棚內,他幾乎能遇到自己師門內的所有人,包括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深究起來,也是他的學長。

    作為最年輕的“坑長”,許丹陽最怕別人說他是天才,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順其自然、隨心所欲的人。高中時,他覺得如果沒考上大學,就在家鄉開個農家樂。懵里懵懂入了考古的門,又覺得可以讀個碩士,然后找工作,來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做了助理館員。

    三星堆新一輪發掘,是他深度參與的第一個大型考古項目,成長也是無聲無息的。兩年來,他記住了伙伴們在面對文明和歷史時天然的敬畏,在保護本能下更強調的團隊默契,記住了每一次文物提取中的屏住呼吸、慎之又慎……時間就這樣被切成一小段一小段,散在他的回憶里,最終重塑他,“我們都不是天才,是專注于完成自己使命的‘螺絲釘’?!?/p>

    2021年6月23日,青銅大面具正式提取,這是三星堆迄今為止發現體量最大的青銅面具,威嚴雄奇,體量驚人。根據考古、文保等專家反復論證制定的方案,需要先在坑內對大面具進行加固、支撐、包裹,然后再利用發掘艙內的滑索等提取設備進行提取。

    到了提取時刻,所有發掘艙的工作人員、媒體、紀錄片團隊都擠到3號坑,原本抑制不住激動的小聲討論,隨著機械緩緩而上,逐漸安靜,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直到它被成功裝進文物箱的那一刻,現場爆發出掌聲。

    這是屬于許丹陽的凝神時刻,也是被很多年輕考古人銘記的一刻。

    “那是3000多年來,大面具被現代人看見的第一眼,我看到了?!被艏闻d是四川大學的研究生,這一幕讓他堅定了自己繼續在考古領域走下去的心。

    面對如此瑰麗宏大的歷史,那時風動,此時心動。 這樣的凝神時刻,在發掘現場,每位參與其中的人都能講述很多。年輕的考古隊員用開盲盒來形容每天的心情,于他們而言,“三星堆考古人”的共同標簽,讓他們跨越地域和專業,惺惺相惜。

    有序、敬畏和傳承,流淌在2000平米的考古大棚內。曾經,故宮博物院院長王旭東在參觀后,站在考古大棚外感嘆,“深深被四川考古界、文博界,那樣開放、包容的心態與氣派所震撼?!?/p>

    三星堆遺址考古現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3號坑青銅大面具提?。ㄋ拇ㄊ∥奈锟脊叛芯吭汗﹫D)

    3

    走出去,與改變

    開放和包容還在考古之外。

    今年4月,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長冉宏林先生在網上“擔憂”道,“8號坑神壇出來后普通公眾會質疑我們造假,實在難以想象古人為啥能設計出這么現實的東西,不愧是四川人的祖先?!?/p>

    短時間內,這個日常只有兩位數留言的賬號,粉絲暴漲至13萬,粉絲“認認真真”覺得,最大可能性是挖到了“青銅麻將”。

    三星堆就是這么熱鬧。它如同奔跑于古蜀文明中的少年,張揚熱烈。在網絡上,三星堆博物館有超400萬粉絲。一位網友親身實踐,用一塊500克的黃金仿制了5號坑出土的金面具。幾個月后,他再次仿制了1986年1號坑發掘的1.4米的三星堆金杖。

    人人都愛三星堆,讓這群考古人有點始料未及。自詡是桃花源中人的許丹陽,第一次有了被媒體群訪的經歷,“誠惶誠恐的?!?/p>

    黎海超的感受更直觀,由于三星堆的新發布帶起周邊房價上漲,考古隊在廣漢的房東要趁熱賣房,于是,他帶著隊員抽空搬家,一邊將被子抱進車,一邊感嘆,“第一次感受到考古項目對地方的影響?!?/p>

    黎海超覺得,人們對三星堆的熱情是一種文化自信,“一個個體的人需要有記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也是一樣的?!币惨虼?,當三星堆的意義已經延展至公眾考古后,這幫習慣沉默的考古人開始走到人前。

    在四川,從高校到研究院所,關于三星堆考古的科普講座早已在線上線下開設了數百場,聽眾從稚子到老者,內容也從三星堆的辟謠,到古蜀文化和其它區域文化之間的聯系,乃至科學考古的介紹。

    這樣的講座對黎海超的改變是悄然的。

    從前,他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中,在意個人生活和工作的邊界。如今,他會在高中生的講座上,認真解釋行規,“你做了考古,就不能沾手和文物買賣相關的事?!币矔谥v座后,面對要求留下聯系方式的學生來者不拒,再匆匆趕回挖掘現場。

    類似的還有許丹陽,他大概算了下,從三星堆啟動新一輪的發掘以來,自己參加了100多次公眾考古活動。他總是會充滿喜悅去分享,但也有無奈的時候,例如,會收到要求鑒定文物的私信,也會面對為何還沒發現文字的質問,“沒發現我也很無奈呀。何況,文字是很重要,但考古工作本就不依賴文字,更不代表沒有文字,我們對古蜀國的了解就停滯了?!?/p>

    考古大棚的工作外景(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三星堆遺址考古隊部分人員合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4

    考古學家和幸福的人

    了解當然不會停滯,考古人的夢想正在傳承。

    最近,一位研究生告訴黎海超,說好像終于找到了一點考古的感覺。

    因為是跨專業考研,這位基礎相對薄弱的同學,在研一伊始迷茫焦慮。黎海超將她帶到三星堆,讓她在一點點的挖掘中找到興趣,再慢慢拓展成研究方向,這個過程,也叫做“入門”。

    “所以,能夠到三星堆工作,我和同學都很幸運?!睆膮⑴c發掘至今,四川大學考古隊已經輪換了近70名學生現場參與,從前考古專業招生需要調劑,這幾年開始第一志愿就能招滿。

    “在現場,人與歷史相互凝視,遍地細節都是課題?!崩韬3瑤缀躅A見到了,未來幾年甚至十幾年,將會有很多本科、研究生、博士的畢業論文從三星堆考古現場“打撈”起,“這極大提高了學生的論文質量,和對行業的認知?!?/p>

    但另一方面,他從不對學生灌輸要成為考古學家,“做幸福的人,這是最大的前提?!?/strong>

    而立之年的霍嘉興正在準備自己的博士面試,本科是金融專業的他,在畢業工作幾年后,重新辭職考研。在四川大學的考古團隊里,他的年紀比同學都要大,但他總是很開心,開心趴在平臺上清理器物,“親手捧起一塊金子,一塊玉,能夠感受歷史的厚重感”;開心做團隊的司機,“都是女同學,我要擔負起接送任務”,他認為青春就是用來試錯的,如今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自然做什么都是歡喜,“學金融那段經歷也不是彎路,至少我現在股票收益還不錯?!?/p>

    霍嘉興的師弟,今年畢業的葉攀已經考取了德陽本地的公務員。畢業前3個月,他抓緊時間申請到三星堆考古現場參與發掘,這是他送給自己的畢業禮,“或許以后不會在考古現場,但我從事的還是文旅領域,我會用另一種方式守護三星堆?!?/p>

    守護的范疇可以無限擴大。于冉宏林而言,眼下三星堆考古人的挑戰是,“我們要考慮以后做怎樣的研究,要怎么講故事,才能讓公眾真正體會到中華文明是多么偉大?!?/p>

    面對時代的命題,每個人都在做出自己的選擇。

    這個夏天,葉攀做了公務員,霍嘉興計劃繼續深造,黎海超已經將自己未來20年內的研究方向都轉向了三星堆……他們都在認真成為幸福的人。

    只有三星堆,祭祀區的發掘工作仍在繼續,它是202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它永遠年輕,永遠等待著被揭秘。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3

    • misworld 2022-05-25

      寫的真好,讓小伙伴們都在學習??????

    • fm2075842 2022-05-25

      保護好文物

    • 大安區廟壩九房村第一書記王亞玲 2022-05-25

      永不落空

    我要評論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