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從發不出貨到次日達 完善高速路網助力新鮮蟲草快速運達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2-05-30 19:50 49112

    汶馬高速米亞羅互通

    封面新聞記者 曹菲

    4月下旬,天氣轉暖,四川阿壩州高山上的積雪漸漸融化,又到了采摘新鮮蟲草的季節。作為馬爾康市的一名蟲草商,扎西卓也開始忙碌起來。若是在過去,她此刻的心情應該是既欣喜又焦慮的——欣喜的是鮮貨源源不斷涌入店里,焦慮的是雨季斷道發不出貨。

    如今,扎西卓再也不用為路況擔憂了。特別是2020年底汶馬高速全線通車后,就再沒出現過因為斷道發不出貨的情況。當天上午從山上采摘的新鮮蟲草,下午坐上冷鏈車,沿著汶馬高速、都汶高速一路運往成都,最快次日上午9點之前就能被送到消費者家中。

    新鮮蟲草的快速運達,離不開完善的路網支撐。從成灌高速、都汶高速、汶馬高速,到在建的久馬高速,一條西北出川大通道正在延伸。如果將視野擴展到四川全域,以四向八廊為主骨架的現代交通運輸體系正在加速構建。

    汶馬高速汶川克枯大橋

    汶馬高速通車后 再未因斷道而發不出貨

    “我這會有點忙,晚點再聊可以嗎?”4月20日上午,扎西卓發來這條語音,緊接著又發來一段在店里打包貨物的視頻。4月下旬是新鮮蟲草上市的季節,她片刻不得停歇。

    扎西卓的老家在馬爾康市草登鄉沙佐村,13歲開始上山挖蟲草,賣給來村里收購的商販,20歲不到,便有了自己的蟲草批發生意。二十多年悉心經營,她售賣的土特產種類越來越多,包括蟲草、靈芝、松茸、藏紅花等。

    每年4月,新鮮蟲草上市,卻也是四川雨季的開端。2019年之前,扎西卓經常在此時陷入焦灼——受雨水天氣影響,成都進出馬爾康的317國道經常中斷,這就影響到蟲草運輸。最久的一次,快遞斷運17天。

    “現在基本沒有這種困擾了?!痹髯空f。特別是2020年底汶馬高速全線通車后,再沒出現過因為斷道發不出的貨的情況。這條連接天府平原與西北高原的雪域天路,已然成為進出馬爾康的主通道。

    現在,當天上午新鮮采摘的蟲草,經扎西卓挑揀、打包、裝箱,當天下午便可坐上冷鏈車,最快次日早上9點前就能送達成都,全國絕大部分城市也能實現次日達。她的鮮貨愈發受到外地人的喜愛,年銷售額達到千萬元。

    前后歷時14載 翻越2千米高差打通雪域天路

    如今,從馬爾康開車出發,僅需3.5小時就能到達成都。然而,對于汶馬高速項目技術負責人、四川省公路規劃勘察設計研究院副總工程師喬定健而言,這3.5小時路程“走”了整整14年。

    2007年,他著手汶馬高速的勘察工作,直到2013年10月,項目可研報告才獲得國家發改委的批復,前后歷時7年多,數次修改設計方案,其工程難度可見一斑。

    汶馬高速到底難在哪里?喬定健說,首先是復雜地形帶來的巨大高差。線路從海拔1320米的汶川岷江河谷,一路上升至海拔3225米的鷓鴣山,后路線逐漸下降至海拔2600米左右的馬爾康,部分路段更是“掛”在懸崖峭壁上。

    此外,汶馬高速緊鄰“5·12地震”震中,橫穿3條地震斷裂帶,沿線地質災害頻發;線路從干熱河谷連接到雪域高原,緊鄰大熊貓棲息地、米亞羅自然保護區、茶馬古道等,生態環境極其脆弱。這些都給設計施工帶來巨大的難度。

    “我們采取避大治小的策略,通過隧道繞避的方式躲開大的不良地質,這就導致線路橋隧比特別高?!眴潭ń≌f。汶馬高速全線172公里,橋隧比達到86.5%,特別是隧道里程96公里,為省內已通車高速第一。其中,汶川克枯特大橋、獅子坪隧道、鷓鴣山隧道等控制性工程都創造了全國之最。

    汶馬高速桃坪互通

    一條扶貧大道 送出了山珍引進了游客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阿壩州通往成都的主要道路只有國道213線和國道317線。交通滯后,一度成為制約阿壩州發展的瓶頸。

    為解決阿壩州交通難題,汶馬高速采取了分段開通的方式:2019年5月17日,全線三段共105公里通車;同年12月31日,又有兩段共計43公里開通;2020年12月31日,汶馬高速全線暢跑,阿壩州正式進入成都平原3.5小時“朋友圈”。

    全線通車后,讓阿壩州的蟲草、松茸、車厘子等產品得以便捷的運出州外市場,同時改善了當地投資環境,促進了沿線產業,特別是工業的轉型發展。

    不僅如此,汶馬高速連接羌藏少數民族地區,沿線旅游資源豐富。孟屯河谷、桃坪羌寨、畢棚溝、鷓鴣山、米亞羅、卓克基等恰如一顆顆珍珠,汶馬高速無疑是一條五彩絲線,向西直通拉薩,西北向青海。高速的開通,讓阿壩州有詩但不再是遠方。

    數據顯示,自2019年汶馬高速分段通車以來,阿壩州接待游客人次、實現旅游收入較2018年分別增長31%和34%;預估“十四五”期間,阿壩州的游客量、旅游收入每年將遞增12%左右。

    作為入選“新中國成立70周年影響四川十大工程”的高速,未來,汶馬高速向西連接西藏,西北向連接青海、新疆,將逐漸改寫阿壩州的交通區位,更將暢通四川西北出川大門,成為四川融入“一帶一路”的新通道。

    高速里程突破8600公里 四向八廊立體交通網拓展延伸

    汶馬高速的建成通車,只是過去5年四川交通發展碩果的一隅。

    5年來,在巴蜀大地上,延伸出雅康高速、巴陜高速、成安渝高速、成宜高速等諸多重要的高速通道,全省高速公路通車總里程從2016年底的6523公里增長到2021年底的8608公里,位居全國第三;5年建成高速公路出川通道11條,目前共有26條。

    再看毛細血管。截至2021年底,四川公路總里程39.9萬公里,全國第一。其中,普通國省道3.9萬公里、農村公路35.2萬公里,均居全國第一,實現所有鄉鎮和建制村通硬化路。

    就如汶馬高速一線,從成都出發,一路向西北連接至青海、新疆,四川高速路網正在按照四向八廊的布局對外拓展延伸:南向,川黔粵桂走廊對應粵港澳—成渝主軸和西部陸海走廊南段,川滇走廊對應成渝昆走廊;東向,長江北走廊對應長三角—成渝主軸,長江南走廊對應廈蓉通道;西向,川甘青新走廊對應西部陸海走廊北段,川藏走廊對應川藏通道;北向,川陜京走廊對應京津冀—成渝主軸,川陜蒙走廊對應西部陸海走廊北段。

    隨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未來四川在全國交通格局中的位勢將進一步提升;“十四五”期間1.2萬億元的交通投資,也將助力成渝打造全國交通“極”。

    (圖片由四川省交通運輸廳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