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蜀地印跡|廖興友:楊萬里與云頂山逍遙坪

    封面新聞 2022-06-19 08:59 191340

    文/廖興友

    “三夏”時節,夏糧入倉,瓜果飄香。在海拔700米左右的云頂山逍遙坪上,3000畝李園的李子,個頭已經“成人”。每一顆李子,都在爭先恐后地、日夜不斷地充實著自身的“內涵”。南山泉、香林寺一帶的果園內,依稀難得一見的是一些小池塘,荷葉隨風搖曳,成群結隊的綠蜻蜓、淺棕色的蜻蜓與少許蝴蝶,一會兒在李園林間飛舞,一會兒不約而同地從李園翩躚入池,來回親吻著荷葉群中星星點點的小荷苞。

    眼前的一幕,使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與陸游、范成大、尤袤并稱為南宋四大家的楊萬里最為著名的七律《小池》: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楊萬里筆下的小荷,是否就是此地的小荷,不得而知。但是,楊萬里早在900多年前就到過成都市青白江,而且還給青白江區清泉鎮的逍遙坪看山亭的“亭主”、名不見經傳的隱士黃才叔寫過兩首膾炙人口的詩,卻確有此事。且詩中所寫的人物及其住所,正好在逍遙坪村的香林寺和南山泉一帶。

    古蜀龍泉山脈以東,云頂山千年古剎慈云寺,與云頂山對面的炮臺山千年古剎靈開寺遙遙相望。順著兩山之間的大峽谷底,一條路從金堂的成都平原起步入山,通往淮州、土橋,接壤資陽、樂至螺螄埡。沱江也是從金堂的成都平原起步入山,通往綿延起伏的深山,最終到瀘州,匯入長江。

    慈云靈、開兩寺相距雖然有大約3公里,而且峽谷谷底還橫著一路一江,但在兩寺山間卻各有一個石刻大腳印。相傳,這是鎣華祖師留下的。我們可以想象,兩腳橫跨相距3公里的云頂、炮臺兩山,這鎣華祖師得有多高的身子啊。

    這些不說,現在要說的是跟云頂另一面山——逍遙坪的那些事兒。

    逍遙坪是成都市青白江區清泉鎮的一個行政村。這個村距云頂山慈云寺最近的地方不到一公里。以云頂山脊為界,慈云寺面向東北方沱江靈開寺方向是太陽升起的地方,為前山。逍遙坪地處云頂山西南,中午12點后,開始被陽光大面積覆蓋,屬后山。這里的村民,既可聽慈云晨鐘,聞雞起舞,又可枕香林寺暮鼓入睡,故曰,這是一片福地。

    說這里是福地,蜀漢后主劉禪早就為此加了注腳。劉禪掌朝30年,政局相對穩定,經濟快速發展,百姓安居樂業,朝臣支持,百姓擁護。相傳,某酷夏暑日,劉禪來到云頂后山騎馬射箭??釤犭y耐,偶遇一片李子林,摘取食之,脆甜可口。大山深處,到處溝壑縱橫,而劉禪歇腳處,恰好是一片難得的平緩之地。劉禪不禁感嘆:此處真乃逍遙也!

    逍遙坪,就這樣得名了。

    說這里是福地,在逍遙坪旁邊,有一亭一泉,為看山亭、南山泉??瓷酵な钱數仉[士黃才叔的故居。突然有一天,大詩人楊萬里登門造訪,并賦詩:

    《題黃才叔看山亭》

    春山華潤秋山瘦,兩山點黯晴山秀。
    湖湘山色天下稀,零陵乃復白其眉。
    作亭不為俗人好,個竹把茅吾事了。
    朝來看山佳有余,為渠更盡一編書。

    楊萬里以黃才叔名字所作的七律,除《題黃才叔看山亭》外,還有《和仲良催看黃才叔秀才南園牡丹》:

    愁雨留花花已闌,作晴猶喜兩朝寒。
    山城春事無多子,可緩黃園探牡丹。

    在現有文獻中,難以找到關于黃才叔的生平及其在文學藝術上的成就。那么,他有什么樣的魅力讓大名鼎鼎的楊萬里不遠千里,跋山涉水,赴蜀來看望他呢?不得而知。

    但是,在宋代,與看山亭相隔數十米遠的南山泉早已是隔著門縫吹喇叭——名聲在外了。據《金堂縣續志》(“民國”鐫本卷九·古跡)記載,黃才叔去世后,看山亭被改建為尼姑庵,先后取名為香林寺、老龍院、老龍灣。清康熙年間,僧人斌彥重修,又恢復古名香林寺。

    順著時間的脈絡,往回追溯,我們發現,在楊萬里詩寫看山亭黃才叔之前,已有四川璧山縣(現為重慶市治轄)蒲坎壩人蒲國寶“到此一游”。

    楊萬里出生于1127年,卒于1206年,活了79歲,這在南宋時當屬高壽之人。1138年(南宋紹興八年),楊萬里11歲,還是一位正在長個子的少年,而蒲國寶已中了恩科狀元。

    在此前后,蒲國寶來到逍遙坪看山亭,寫了《南山泉銘并序》?!靶颉敝姓f:“先朝時,家恬戶嬉,一時人士,往往多以卜泉試茗相夸為樂事。至靖康后,天下騷然苦兵,生民困于征徭,邑中之黔惴然,以貨泉供億縣官,不給為恐,泉之甘否,何暇議耶?黃君才叔,北方之修整士也?!庇终f:“清新香潔,酌之如醴。宜潔而甘,即為佳水?!?/p>

    由此可見,我們有理由相信,楊萬里長大成名后,是看到了蒲國寶寫的《南山泉銘并序》,并一路追尋來到逍遙坪下的看山亭,并寫了前述的那兩首詩。

    有了蒲國寶和楊萬里對看山亭和南山泉的溢美之詞,此后近1000年的時間里,逍遙坪就成了從未間斷的“網紅打卡地”。各路文人墨客紛至沓來,且每來必撰文、賦詩??瓷酵ず湍仙饺?,仿佛成了他們的賽詩擂臺:

    《喜得南宋隱士黃才叔故居四首并序·其三》

    清·陳一津

    羨君終日住蓬萊,竟辟南山一徑開。
    從此薜蘿棲隱處,不妨曾有狀元來。

    《春日過黃才叔故居》

    清· 陳達綱

    一庭松影約藤花,記取當年處士家。
    回首夕陽修竹外,且攜泉水淪新茶。

    《香林寺記》

    清·張晉生

    云頂山本名石城山,其狀如城,有神泉方丈,澄澈如鏡,云霞常覆其上,是云頂之所由名,其來歷久矣。

    《和劉明府游香林寺》

    清·趙銘

    厜巍之勢復嶙峋,卓錫猶疑有臥輪。
    暫住煙霞皆可主,頻來鹿豕亦觀人。
    山更花鳥為僧侶,天布星辰作寺鄰。
    知是使君題詠處,爭將紅袖拂埃塵。

    《題香林寺》

    清·陳達紀

    柳徑聯花徑,山涯又水涯。
    野桃七八樹,茅屋兩三家。
    碧澗廻丹嶂,晴峰擁翠霞。
    相逢林下叟,倚石話桑麻。

    《香林寺春游》

    清·巫光笈

    偶尋蕭寺澗西東,小草宜春夾路紅。
    二十四番風信里,馬蹄都在落花中。

    《前題》

    清·陳心一

    連騎向遙空,微和拂面風。
    樹環溪口綠,云繞馬蹄紅。
    翠竹香臺靜,危橋曲徑通。
    野僧扶杖至,談笑暮煙中。

    從南宋到明清,從近現代到當代,從蒲國寶、楊萬里到陳一津、巫光笈,從東山鶴鳴鄉(今清泉鎮廖家場)、金堂古淮州到云頂山逍遙坪的道路阡陌縱橫、峻險崎嶇,千百年來并未影響逍遙坪香林寺和南山泉作為歷代詩人將其作為賽詩臺的地位。

    新中國成立之初,交通落后,百廢待興。以廖家場山麓為起點,到云頂山逍遙坪全靠步行或騎馬坐轎,朝發午至。后來,公路通,泥路改為柏油路,柏油路改為草油路,3米寬的路改成了6米,6米寬的路又擴大到8米,騎自行車、摩托車、三輪車上下山,被來回僅需4塊錢的Q18路公交車所代替。藏在深山人未識的逍遙李,得以從南山泉下山,走向平原,進入都市尋常百姓家。

    逍遙坪村由過去的紅巖、紅星、長虹3個自然村合并而成。7000畝土地上,茵紅、五月脆、翠紅、蜂糖、清脆、半邊紅等各個品種的李子家族,在南山泉周邊,匯成一個3000多畝的李子“大觀園”。

    逍遙坪村黨總支書記尹福友,是當地土生土長的小伙子。他對這里的李子產業發展狀況如數家珍:逍遙坪地處東經104°、北緯30°,海拔高度500米到800米,李子產區集中在海拔700米左右的高度。山上土地利水不漿水,日照好,很適合李子等果類生長。10多年前,鄉親們立志發展李子產業,開始用桃樹嫁接李子,獲得成功。為提高逍遙坪李子的知名度,他們又開始專注于新品種和新技術的引進,培育和推廣。利用舉辦李子節會,“李王”評選,囫圇吞“李”比賽等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編織著幸福的生活。

    香林寺鼎盛時期,僧人曾有30多位。隨著歲月的流逝,這里已經停止了宗教活動。作為當地的文保單位,屹立在南山泉邊。

    香林寺外的一個大壩,被幾株上百年的參天銀杏、黃葛樹伸展出的數百平方米的枝翼護著,安靜清幽。是當地村民乘涼議事的好去處。經過一路的青石板,低頭避讓被李子壓彎枝頭的李樹,就到了南山泉邊。

    南山泉古井雖歷經千年,卻依然泉涌不斷。幾年前,山里的農家尚未安裝自來水時,鄉親們還家家戶戶挑著水桶來排隊取水家用。如今,南山泉的水,被鄉親們直接用來灌溉李子樹。喝了蒲國寶、楊萬里、張晉生等古代文人筆下的南山泉長出的李子,當屬天下最逍遙、最文藝的李子了吧?

    在特定的歷史時期,文人雅士來到這里,為逍遙坪注入了文化之魂。山里的鄉親們雖不寫詩,但只要一張口,楊萬里、蒲國寶的詩作就能倒背如流。他們用奮斗的精神,把古人的詩歌寫在廣袤的李子園里。

    皮膚黝黑,剪著寸發,穿著黑緞花紋衣服的黃光軍穿梭于李園,熟練地為李子進行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疏果。第一次,李子花開得時候,要疏花。當花謝過后,李子的幼果長到豌豆粒那么大的時候,又要進行第二次疏果。疏花、疏果的程度大小,要根據當年果樹開花掛果的多少而定。疏,其實就是要祛除多余的花果,以確保產量和果子的個頭控制在能夠拿捏的均勻范圍內。眼下,李子已近成熟,疏的主要是病果、畸形果和小果。

    黃光軍是家中三兄弟的長兄。20年前,他只身去拉薩謀生,做鋼構、造房子,闖出一片天,筑起一小家,溫暖而幸福。父母逐漸年邁,身體每況愈下,家里的10多畝李子園缺乏勞力和技術管理,在外工作如日中天的兩個弟弟也不愿意回來。兩年前,黃光軍跟妻子商量,放下在拉薩打拼多年的事業,重返逍遙坪南山泉。

    回到家鄉后,黃光軍發現,學習更加科學的管理新技術并不難,難的是土地太過零散,無法進行滴管和機械化操作,人工成本太高。在當地請人疏一天的果子要100多塊的工錢,還包伙食,還不好請人。

    為啥?南山泉邊,家家戶戶哪個不是五畝十畝的果園?你農忙的時候,別的也不見閑著。黃光軍的妻子黃埝平娘家在眉山市彭山區,她說,娘家那邊的人工成本要低得多,還有專業的疏果隊。那邊一天的工錢才80塊錢,還不包伙食。但是,我們不可能跑上百十來里地去請人來幫忙吧?這樣“豆腐就盤成肉價了”。

    黃光軍摘下一顆半邊紅,放到一塊巴掌大小的袖珍小秤秤盤上稱重。半邊紅又叫胭脂李,比當地的土李子個頭大,成熟前顏色是青色的,成熟后就變成一半青黃色、一半玫瑰紅,很是討喜。

    “這個李子有八錢,屬于較大的個子?!秉S光軍說,一周內,這些李子就開始大面積成熟了。我問黃光軍,這些果子還會長個子嗎?黃光軍說,所有的李子都不再長個頭了,主要是增加個子“體內的內涵”。

    他見我有些疑惑,就給我做了更為形象的詮釋:果子的生長,增重階段已經結束了,只是還沒有成熟而已。沒有成熟的特征是味澀,苦。這一周的成熟期,果子主要是增加糖分,祛苦祛澀的階段。就像一個小伙子,通常到了20多歲就不再長個頭了,要增加的是閱歷和內涵。

    他這樣一比喻,我豁然開朗了,這不就是一位新時代果農最樸實的人生哲學觀嗎?

    香林幽寺聞鐘聲,疲髀緩步又一程。
    仙鶴鳴守南山泉,逍遙坪上踏祥云。
    何求清熱生津果,熟李叟摘過首呈。
    千年蒲楊繼往來,南泉不竭澤后生。

    “麥兒快黃,麥兒快黃……”“布谷,布谷,布谷……”布谷鳥兒催熟了沉沉的麥浪,也催黃、催紅、催熟了大片大片的李子。逍遙有“李”即開園。如果蒲國寶、楊萬里生活在這個時代,那么,把溢美之詞先給逍遙坪勤勞的果農、獻給這一望無際的李子林,想必并不亞于千年前他們筆下的看山亭、南山泉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