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小小說|松子:夜間的羽毛球賽

    封面新聞 2022-06-20 10:35 74019

    文/松子

    我掏出手機,看看時間,已是晚上9點半過了。天氣還是悶熱,這種酷夏的熱,持續到晚上,仍沒有消停。因此,我也不忙著回家。轉身,來到樓下羽毛球場,找到一處長椅,想乘著球場寧靜的燈光,看看微信。

    這時,過來一個孩子,背上背著羽毛球拍,手里提著小滑板車?!笆迨?,我們來打羽毛球,好嗎?你會打嗎?”“好呀,我會打一點點?!?/p>

    “那我們來比賽吧,誰輸了,誰就是小狗?!薄昂玫?,咱們一言為定?!?/p>

    我與孩子對完話,才抬頭認真看了一下他。這是一個清瘦的男孩,穿著汗衫,已經有點破了??赡苁莿偦税遘?,一身大汗。我對他說:“先回家吧,時候不早了?!薄拔覀兗疫€沒開燈,大人也還沒回來?!?/p>

    “他們做生意嗎?這么晚還不回家?!薄安皇??!?/p>

    “那是打牌去了?”“才不是呀?!?/p>

    “那現在,也應當回了呀?”孩子沒接我的話,而是繼續說:“叔叔,我們打球吧,誰輸了誰是小狗?!?/p>

    孩子的羽毛球技術實在不行。他多次發球,卻發不出來。那羽毛球,就在他身旁打轉轉,我只好過去,手把手地教他怎么發球。孩子悟性快,一會兒就掌握了簡單的發球要領,能夠順利地把球打到我這邊來。

    見此,我故意顯得接球困難??匆娢医硬蛔∷l過來的球,孩子忍不住呵呵笑出聲來。其實,我知道,孩子是想通過這種方式,讓我留下來陪他玩會兒。

    10點半過了,我倆都成了從汗水里撈出來的“濕人”。我問孩子:“可以回家了嗎?”

    “叔叔,我家的燈還沒亮呢,你要走了嗎?”他說著,指給我看他的家,就在對面那幢樓的6樓,6樓的確沒有一家亮燈的。我知道,對面那幢樓,基本上是由附近工廠里的民工租住的。

    “不,我們的比賽還沒完?!薄昂玫?,謝謝叔叔?!?/p>

    11點了,孩子已經累得趴在地上,我也沒有再問孩子:“回家嗎?”

    11點半過了,孩子已經在球場的長椅上成了“小狗”——睡著了。我只好在旁邊坐著,看著這個可能9歲不到的孩子,一個人孤零零地睡在長椅上。

    快12點了,一個婦女匆忙走過來,看到睡在長椅上完好無損的孩子,臉色才平復下來。她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笑笑,似自言自語,又似在對我說:“廠里臨時加班,我回來晚了。他爸現在還沒回來,可能需要通宵在廠里加班了?!?/p>

    “那趕快帶孩子回家吧?!薄昂玫?,謝謝你?!?/p>

    我幫她扶起孩子,直到看著她背著孩子走遠,才慢慢地抬起疲軟的雙腿向家邁去。

    【作者簡介】

    松子,本名王昌東,煤礦職工,中國煤礦作協會員,四川省作協會員。1990年從事文學創作,先后有作品入選《詩刊2013年度詩選》《2014年度中國散文佳作精選》《2007年詩歌年鑒》《中國青年詩選》《2019中國散文詩年選》等19個選本,在《詩刊》《星星》《綠風》《詩歌月刊》《星火》《散文詩》《鴨綠江》《工人日報》《四川日報》等雜志報刊發表150多首(篇)詩作、散文。出版詩集《空洞》。

    【“浣花溪”文學欄目征稿啟事】

    歡迎投來散文(含游記)、小小說等純文學作品,詩歌因系編輯部自行組稿,不在征稿范圍內。字數原則上不超過1500字,標題注明“散文”或“游記”或“小小說”。作品須為原創首發、獨家向“浣花溪”專欄投稿,禁止抄襲、一稿多投,更禁止將已公開發表的作品投過來。作者可以將自我簡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郵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將文字發過來即可。在封面新聞發表的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2

    • fm2114032 2022-06-23

      一篇深刻的文章,反映現實,揭示人生。

    • fm2114032 2022-06-20

      謝謝華西都市報,巜夜間的羽毛球賽》,一篇好文章。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