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行游|萬艷:天臺山螢火

    封面新聞 2022-06-24 13:12 82820

    文/萬艷

    一場場詩意浪漫的燈火秀,主宰著天臺山一個個無眠的良夜。這燈火,是天臺山自然的精靈——螢火蟲的杰作。

    太陽落入山凹,夜霧彌漫四野。散落在天臺山雷音寺、蝴蝶灘、香草溝大小景區觀瀑、聽松、賞竹、戲水的游客,呼朋結伴,紛紛向觀螢最佳地肖家灣平臺、正天臺聚集。車流、人流在蜿蜒的山腰流淌,交通幾近堵塞。

    人們像是去參加一個盛大的露天派對,攜老的,想給老人找回遠去的懷想;帶幼的,想給小兒上一堂難得的生物課;相戀的,想擁有一場稀罕唯美的約會……當然,人人都想取得第一手資料——螢火蟲照片,曬一個與眾不同的微信朋友圈。

    這場景讓我回憶起兒時在鄉下看電影的情景。寧靜古老的山村一下變得熱鬧而躁動,田埂間、石徑上、山道里,滿坡滿谷的人流向一處聚集。一樣的希冀、盼望、興奮,不一樣的交通、照明工具。而今的車燈、手機照明,取代了那時的麻桿、馬燈。

    螢火蟲腹部有含磷的發光質和發光酵素,在夏夜里出沒,不為開什么盛裝舞會,只因它們到了戀愛求偶季。對生態有著苛刻要求的它們,近年來,在天臺山大規模重現。除了得益于國家對生態環境的保護和治理,更得益于專家們對瀕臨物種的保護和培育,天臺山有我國最大的螢火蟲科研團隊。

    腐草化螢,生于夜,長于野,飲清風,吮玉露。曾經,它如蛙鼓蟬鳴一般,是我們生活的尋常,是我兒時夏夜里的玩伴。螢火蟲在我的故鄉有著另一個美麗的名字——亮花兒蟲。多生動形象的名字,拂樹生花,曳草掌燈,我的鄉民們是大地真正的詩人。

    它不是少見多怪現代人以為的新興物種?!对娊洝防?,它是“我來自東,零雨其濛……町畽鹿場,熠耀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懷也”遠行征人的相思;詩詞里,它是“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古人的風雅和情趣;童謠里,它是“螢火蟲,螢火蟲,慢慢飛。夏夜里,夏夜里,風輕吹。怕黑的孩子快回家,螢火蟲點燈伴你睡”我兒時媽媽的催眠曲。

    可我的確多年不見它了,想來30歲以下的人大多不認識它。我以為,它和許多從我們生活中消失的寶貴東西一樣,只能去書里、畫里尋了。

    說好了早到,但到肖家灣觀螢平臺時,那里的最佳位置——玻璃棧道已被人占領,我們只好見縫插針往人群里擠,縮起身子,踮起腳尖,從密密麻麻的人頭縫隙里往原野上俯看,希望找到那光亮的所在。

    大地如幕未啟,是密密扎扎的黑。8點許,人群中有人喊:“快看,快看,那里,那里……”伸長脖子四處尋找,分明是黑黢黢的四野,哪有?瞪大眼睛追隨別人手指的方向,幾點明明滅滅的光亮,如夜的偷窺,怯怯的、輕輕的、游移的。瞪大眼睛細數:一顆,二顆,三顆……

    時間推移,帷幕緩緩開啟,終于,舞臺中央一片盈盈、瑩瑩、溶溶,千萬個細小的精靈在草木間詩意地起舞,裙衫晃動,你會疑心天地倒置,星星散落人間;你會疑心嫦娥偷偷下凡,慌亂中打翻了寶盒。

    螢火的光亮與聰明的人類創造的光污染不同,不適于“璀璨”“輝煌”“灼目”這些詞匯,它涼涼晶晶的、幻化飄逸的、纖塵不染的,有靜謐、優雅、甚至傷感的古典美。你會想起久遠的浪漫的故事:祝英臺和梁山白在樓臺相送,牛郎和織女在鵲橋相會……

    是夜,夢里,幾只從《詩經》里飛來的螢火,熠熠耀耀,入我夢鄉。

    【“浣花溪”文學欄目征稿啟事】

    歡迎投來散文(含游記)、小小說等純文學作品,詩歌因系編輯部自行組稿,不在征稿范圍內。字數原則上不超過1500字,標題注明“散文”或“游記”或“小小說”。作品須為原創首發、獨家向“浣花溪”專欄投稿,禁止抄襲、一稿多投,更禁止將已公開發表的作品投過來。作者可以將自我簡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郵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將文字發過來即可。在封面新聞發表的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