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fxt"></address>

    <form id="jtfxt"><th id="jtfxt"><th id="jtfxt"></th></th></form>

    時光|胡濤:那年驚蟄

    封面新聞 2022-06-27 12:15 79012

    文/胡濤

    童年,上房揭瓦,地窖捉鼠,要多瘋有多瘋。

    初春的一天晚上,母親說,守本分點,明天驚蟄炒蟲子給你吃。我說,不吃蟲。母親笑了,說,蟲子就是豆豆。我問,為啥叫蟲子?母親說,驚蟄吃了蟲子,莊稼好。

    當我把吃豆豆的消息在小伙伴中發布的時候,他們都羨慕我,爭著做我最親近的伙伴。霎時,我成了孩子王,帶著他們在院子里瘋。

    我把10多個小伙伴分成兩隊,玩打仗的游戲。我們手中需要一件武器,看到三舅公的籬笆墻露出一些竹塊,幾乎沒有思考,就扯下來。一人一塊,拿在手中揮舞,就像古代的騎士,特別神氣。

    瘋到中午,母親收工回來,我扔下竹塊,跟著跑回屋,后面跟著那群玩伴,等著吃豆豆。

    哪個娃兒扯了我墻壁!三舅公氣急敗壞地在院子里喊。

    母親趕緊跑出去說,三爹,是我們家那個搗蛋鬼,打腦殼的。

    闖了禍,小伙伴都不吱聲,望著我拿主意。我看見母親拾起地上的竹塊,怒氣沖沖地朝我走來。我撒腿就跑,母親追不上我,罵了幾句,就回屋去了。

    那些小伙伴卻圍在我家門口,看我笑話。他們知道,我母親不會遷怒他們。我悄悄繞到屋后,鉆進靠墻的玉米秸稈堆里。聽母親鏟著鍋響炒豆子,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母親在院壩里叫我,把我驚醒了。我聽見母親對那些小伙伴說,來,給你們豆子吃,去把二毛找回來。我的小名叫二毛,我蜷縮在柴堆里,想象著母親分豆子給小伙伴的情景,感到特別委屈,止不住內心的酸楚,抽泣起來。

    母親把飯做好,還不見我的影子,有些著急了。我分明聽見父親在責怪母親。

    母親沙啞著嗓子說,這娃兒經不住嚇,跑哪里去了呢?三舅公說,多大的事啊,我重新編好就是嘛。是不是跑河邊去了,莫滾進河里了喲。

    母親“啊”了一聲,就往河邊跑。

    我暗自好笑,當初為什么不這樣和氣呢?現在才知道著急,活該。

    就在我十分得意的時候,院子里鬧鬧嚷嚷的,仿佛有人說,二毛媽摔傷了。我又聽見父親大聲地說,把涼椅搬來。

    我突然一驚,媽媽受傷了!我“哇”地一聲哭起來,鉆出秸稈堆,看到幾個人正把母親扶到涼椅上。母親的臉色醬紫,很痛苦的樣子。母親看到我,扭曲著臉笑了一下。

    三舅公拿來麻油遞給父親,父親滴了幾滴在手心,給母親揉著腳踝。三舅公對我說,你媽去找你,在河堤上把腳崴了。

    我十分難過,蹲到母親身邊,看到母親的腳踝腫得像饅頭。我拉著母親的手哭著說,媽媽,我錯了,打我吧。

    母親說,沒啥。摸摸我的頭,她又說,炒豆在灶臺上,去吃吧。

    我哪里還有心思吃呢?目不轉睛地看著父親給母親包扎腳踝。

    父親忙完后,母親輕松了許多,扶著涼椅站起來說,驚蟄犯小人,找幾張紙來,打小人。母親的話像圣旨,我趕緊起身,拿出一張養蠶用過的紙,遞給母親。母親剪了幾個小紙人,扔在地上,叫我用鞋底打。

    我以為母親腳崴了是小紙人在作祟,便狠狠地抽打。父親微笑著,用慈祥的目光看著我,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我抽打紙人,母親在旁邊說,打打小人頭,滾到山后頭,不要再回頭,蛇蟲跟起走。

    母親念完后說,吃飯去吧??吹侥赣H一顛一顛地往屋里走,我的眼淚又涌了出來。

    這以后,母親常說,那個驚蟄像炸雷,把二毛驚醒了,懂事了。我聽了,心里喜滋滋的。

    【作者簡介】

    胡濤,中學教師,南充市作協會員。作品見于《重慶晚報》《羊城晚報》《北京晚報》等。

    【“時光”文學欄目征稿啟事】

    講真實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數控制在1500字內,原創首發。面向四川省內征稿。勿用附件,標題務必注明“時光”。在封面新聞發表的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在线观看A片的网站有哪些